易拉罐戒指

蓝担红苏 本命💙💛
拒绝笃磁 团爱最高

我始终坚信宇宙中存在着一个他们彼此相爱的平行世界

虫洞驿站

Rofix:

欢迎来到高考前的虫洞驿站,这次我想聊一下高考。
我认为人的成熟分为感性和理性两方面。感性上我们更具备共情能力,能换位思考,进而懂得分寸,承担责任。理性上我们理解了这个世界运转的模式,知道一切都是由人类逐步建立的规则,明白了自己如何参与与制定社会的游戏规则。
而考试,专业,应聘等规则,一直在历史上不停地变化,以前皇宫里需要文武大臣来维护皇权,自然考的就是文和武。如今亦然。高考,从科举以来,既不是检测你学习成果的过程,也不是见证青春结束的里程碑,它一直都是选拔人才的工具。无论你高考成败,你要知道它无法定义你对知识的追求和青春的质量。但是话说回来。
高中的唯一目的就是考上好大学。很多人误以为高中的主要目的是学习知识。但任何经历大学后的学生都知道,高中的知识量很小。不需要三年的时间来学习,实际上,如果把高中所有知识放到大学来教,可能只需要一个学期。而之所以高中有三年,是因为能更好的备考。正因为高考的“选拔”目的,它不仅有检查你学习成果的题目,还有筛选你的题目。这些刻意变难,对学科没有帮助,畸形设置的题目,消耗了高中学生的多数时间。然而学生身在其中都会觉得这些题目终究是有用的。直到他们大学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题目有真正简单的解法。当初的思考题陷阱题,只是纯粹为了难而难。并不会让你成为更好的物理学家,数学家。
所以对文理分科发愁的同学,其实就选择你能高考考好的学科就好。因为文理学课根本无法对应如今的职业。大部分有趣的工作,无论是电影导演,动画编剧,游戏设计师,电竞运营,艺术策展人,科幻作家等等,都没有确切的文理专业对应,本科的好大学的实际价值要高于差学校的好专业,到了招聘季你会更加明白。
也正因为高中的唯一目的是考上好大学,如果你能绕开高考考上好大学,不用犹豫你错过了什么,你是在做正确的选择。如果你是艺考生,因为国内的莫名偏见,现在是你最痛苦的时期,之后一切都会非常好。到了大学和之后,所有人都羡慕艺术领域的学生,你会有最有趣的生活。
最后高考加油!一切顺利。

个人的情况作为参考:
高中理科,本科UCLA数学专业大二转设计,研究生RISD设计。目前在纽约实习中,欢迎附近朋友找我玩。




本文可转载到任意平台,标明原链接就好

J家JFC入会相关-图解!表格资料填写、寄送等问题(岚、关8、KAT-TUN等)

武闘派魔法少女辻村絮阳酱:

我自己找的在那边的GN是有经验的老司机,所以只要我提供名字、名字拼音、生日、担名字就可以了,


但是因为我好姬友还未入会,今天因缘际会之下找到一位可以帮忙的小伙子,但是人家完全没有这个经验,我就结合官网说明、其他妹子经验和我自身经验(其实没啥经验)做了个图给人家,方便快捷不易出错~


想一下其实有挺多GN可能在那边有亲戚、朋友、同学等等可以帮忙,但是完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丢这张图过去,再相应变换成你自己的信息就可以啦~


当然初到日本留学或长住,或者有预备要这么做的GNS也可以活用这张图,填表不再烦恼233


PS:需要填写名字的地方,都填写自己的名字,不要出现任何第二个人的名字,比如最下面留名字和手机号那一栏,怕有不懂得的那边的朋友填了他自己的名字就麻烦啦。


下图以岚为例:



黑字部分对应自己团更换即可↓



金额栏除非涨价,否则什么团都不用变!


最后还是那句,祝大家如愿入会,早日见到生人,一手神抽!


—————————————————————————


可转载,但请注明转载信息,转载信息如下:


出处:annnnnieyee.lofter.com 作者:絮阳

等待了5年的大雪ヽ(〃∀〃)ノ
早上的学校真的无比好看晚上就看不大清了

有看蓝旗的旁友吗(小声
虽然是部胃药作但真的很好看

【勝デク/无授权渣翻】幸福论

作者:ヤヒロ
id=13500213
翻译:我

作者本人的备注:虽然打了胜出与腐向的tag,但胜出成份并不是很多,恋人未满,两人只是幼驯染的关系。

我的辣鸡翻译水平表达不出太太文字中万分之一的美好T^T
本质是甜饼٩(ˊvˋ*)و

早上慢跑的时候,爆豪听到小巷中传出的声音后皱起了眉。
虽说现在还是清晨,但很明显有几个男人正在争吵着。爆豪原本想要无视,却听见那两、三个男人的怒吼中隐隐夹杂着微弱的呻吟声。虽然这种情况大多只是无家可归的人在争夺地盘,但如果是一对多的话会出什么事也不一定。况且这又是在雄英宿舍的边上。
“喂,你们在干什么。”
走到狭窄昏暗的巷口,里面果然是几个蓬头垢面的男人。他们看到爆豪就一哄而散了,只留下一个老人虚弱地靠坐在冰冷的角落里。
爆豪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转身离开。现在看来也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了。
但那位老人喊住了他。
“等一下,你......”
老人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你是雄英的学生吗?真的很勇敢啊......”
爆豪决定对其不予理会,同时他也完全没有与老人结识的打算。在他快步离去时,老人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为了表达感谢,就让你的愿望实现吧,这样你才能过上幸福的人生!”
爆豪并没有听清老人的话。他现在正急着赶回去,并且上课就要迟到了。
有关老人的事情全部被他抛之脑后。

在国内最好的高中为了成为未来的第一而不断努力。爆豪的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但只有一件事让爆豪不得不去在意,那就是现在坐在他身后认真听课的幼驯染。
今天也是如此,连老师在课上提到的一个有关飞起的纸条的笑话,他也飞快移动着手臂拼命的将其一字不落的记到了笔记上。说到底,不过是听一听就能理解的事情,究竟有什么记录的必要?这种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在爆豪看来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即使是在课上也会倍受困扰,更不用提休息的时候,幼驯染的一举一动都是在折磨爆豪的神经。他的存在本身就让爆豪烦躁不已。

“绿谷君,我们去吃午饭吧!”
“小久,今天也是猪排盖饭吗?”
“绿谷,我可以一起去吗?”
从入学初期开始,就和幼驯染在一起的认真班长和失重大饼脸的组合,以及最近加入的阴阳脸混蛋,更是助长了爆豪内心的烦躁。
已经到达忍耐极限的爆豪在几人一起走向食堂时忍不住一脚踹在了幼驯染的背上,并且大吼了一声。
“太碍事了!”
啊啊,真是的。太碍眼了。如果没有这个幼驯染存在的话,爆豪想自己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讨厌日常生活。
“爆豪君!绿谷君他什么都没有做吧!”
“是啊!快向小久道歉!”
“绿谷你没事吧。”
面对三人的责备,爆豪从心底发出了怒吼声。

“啊啊!!你的存在本身就碍眼的要命啊!!给我从眼前消失!!”

在幼驯染争吵不断的日常生活中,竟也出现了罕见骂声与暴力行为的日子。
所以,对于爆豪来说,那是个“没有”的日子。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和往常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从自己的房间离开,进行每天的例行晨跑,去学校和同宿舍的人一起吃早饭。
异变是在上课开始之前发生的。
在早班会开始前,所有人都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而爆豪后面的座位上坐的却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男生,爆豪不禁皱起了眉头。
“喂。”
“欸、啊,怎么了吗?”
“你为什么坐在这张座位上。”
爆豪有些诧异地看着峰田,现在他才注意到,今天似乎一直没有见到幼驯染的身影。
“什么为什么,这是我的座位啊。”
长着果实一样脑袋的男生就这样宣告道。
“哈?不要说梦话了,废久那混蛋到哪去了?”
“废久?”
惊讶地歪着脑袋。
“废久指的是......你在说什么啊?”
“废久就是废久,不要模仿那家伙烦人的样子。”
爆豪有些焦躁地说道。但是坐在后面的峰田依旧用困惑的表情看着他。
“所以,你说的废久到底是谁啊?”

“所以......”
爆豪这么说着边环视教室,却见所有人都瞪大着眼睛看爆豪。
“爆豪,你怎么了吗?”
”你刚才在说什么啊?”
“废久到底是什么?”
所有人都这样问道。
爆豪瞪大了眼睛。原本应该有二十张座位的教室里现在只有十九张,还有一个人缺少座位。
“......废久呢?”
对于爆豪的问题,每个人都是一头雾水。
“爆豪,从刚才开始你就怎么了啊?”
“‘废久’指的是谁?”
连站在讲台上的老师都这样说。爆豪惊愕地站起身来,连椅子都踢翻了。
“就是废久!你们都知道的啊!!一直坐在我后面座位上的废久啊!”
“所以说坐在你后面是我啊!从入学典礼开始就是这样!现在怎么可能突然改变!”
“开什么玩笑!坐我后面的是那个废久啊!!”
爆豪激动地敲着桌子。这算什么啊?全班集体捉弄我吗?
“爆豪,你冷静一下,我们并不知道你说的‘废久’是谁。”
“废久他想死吧!!那个恶心的、总是让我火大的,整天只知道欧尔麦特的垃圾宅男!!”
爆豪拼尽全力地怒吼了一声。
但在下一瞬间,班主任的一句话让爆豪像被兜头浇了一瓢冷水一样不寒而栗。

“欧尔麦特,是谁?”

爆豪像被弹起了一样跑了出去。他冲出教室,跑回了宿舍。宿舍的二楼是爆豪从未去过的地方,但他知道幼驯染的房间就在那里。反正又是个堆满欧尔麦特周边的宅男房间吧。
爆豪强忍着怒气,大口喘着粗气站在绿谷房间门口。
“废久!!给我出来!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他大喊着,用力踹着门板,无辜的宿舍房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你听见了吧废久!!再不出来老子就把你那些限量周边统统爆破掉!!”
爆豪粗暴又执着地踹着门板,但尽管如此,房门依旧没有打开的迹象。
从腹部升腾而起的焦躁情绪层层叠叠地漫上了头顶,爆豪几乎忍不住想要用个性将门强行打开。就在他准备付诸行动时,却很不巧的被跟着赶来的班主任抓了个现行。
“爆豪,你怎么了?”
为什么都问我怎么了,奇怪的是你们才对吧。
一边这样问着爆豪,班主任一边又表情复杂地将万能钥匙插入了满是爆豪鞋印的房门上的钥匙孔里。
“这里是‘废久’的房间吗?你再好好看看吧。”
相泽消太这么说着打开了房门,终于看到房间内部的爆豪愕然地沉默了。
什么也没有。明明应该堆满房间、连墙上都贴满的几乎刺目的欧尔麦特周边一件也没有,还有不知从哪里买的像巨大玉子烧一样的土气黄书包,以及总是往上面记些零碎事物的、散落在枕边和床下的笔记本,这些统统都不存在。

“这里是个空房间。”

耳边班主任的声音听起来很渺远。

绿谷出久消失了。
仅此而已。
爆豪曾给家里打过电话向母亲询问,但母亲也表示不知道绿谷这个人,这让爆豪愈加的困惑。下午他向相泽消太请假去了绿谷家,那里现在本应该是绿谷母亲居住的地方,却和宿舍一样是幢空房。中学,小学,以及幼儿园,这些地方爆豪全部一一拜访,但是没有任何一位老师记得绿谷出久,毕业生名单上也同样没有留下绿谷的名字与照片。
这是一个绿谷出久不存在的世界。
“这应该是中了‘个性’吧。但是并不存在的幼驯染也在攻击范围内吗?”
听了爆豪简短的说明后,班主任这样说道。
这不一样。废久的确是存在的。而且如果说这是‘个性’攻击的话,这就不仅仅是一个能把幼驯染消除的‘个性’,而是把一个人从世界上彻底抹去的‘个性’。
但是班主任否认了这个想法。
“一个人消失,连带着周围人的记忆都会被篡改,这种‘个性’从未出现过。即使真的能使人消失,至少也会留下户籍与照片。”
确实,连正式文书与毕业影集都能重写的‘个性’很难想象。这样一来,就只剩几种可能性了。
一种是像班主任说的那样,爆豪的记忆被篡改了,被灌输了原本不存在的童年回忆。
但是,做这样的事情有谁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不明白其目的何在。
而另一种则是爆豪的记忆并没有发生改变,是爆豪身处的这个世界发生了改变。也就是说,曾经生活在存在幼驯染世界的爆豪,与生活在不存在幼驯染世界的爆豪,两人可能进行了意识互换。
虽然像个老掉牙的科幻故事,但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到敌人的攻击,究竟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突然,爆豪脑海中再次响起了那个嘶哑的声音。

“为了表达感谢,就让你的愿望实现吧,这样你才能过上幸福的人生!”

老人这样说道。“让你的愿望实现”,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那个时候老人对他用了什么‘个性’是吗。
愿望。
突如其来的呼吸困难,让爆豪的喉头哽住了。

“啊啊!!你的存在本身就碍眼的要命啊!!给我从眼前消失!!”

昨天,爆豪怒吼了。
那种程度的话语对他来说并不稀奇,比这更尖锐的话语他也说过好几次。

“我来帮你实现愿望吧。”

爆豪回到了当时那条小巷子。如果这是那个老人的“个性”所造成的影响,那么只要找到他就能让这个可笑的事件结束了。绿谷出久不存在的世界。尽管绿谷的消失并不会给爆豪带来任何困扰,但所知道的世界被随意改变这点爆豪绝对无法容忍。
但是巷子里并没有老人的身影,即便在附近寻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那位老人。

爆豪继续寻找着。

其他同学与学校的课程一如从前,除了绿谷出久不在以外什么都没变。
绝对要找到那个老人,让世界变回从前那样。爆豪带着这样的决心继续寻找着。

寻找着,寻找着,在没有绿谷的教室里上课,寻找着。不顾不知道废久是谁的同班同学们的担心询问,也不理会班主任的好言相劝,继续执拗地寻找着。

在绿谷出久不存在的世界里。

顺利地从高中毕业,顺利地成为了职业英雄。
高中毕业过后的三年,爆豪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在年轻的英雄中检举率排首位,从受到敌人的畏惧,再到从群众那里得到毫不吝惜的赞赏,这一切都是爆豪在孩提之时就想象过的目标,如今这些愿望全部都实现了。
在绿谷出久不存在的世界里。

在没有绿谷出久的世界里活下去,爆豪如今也开始适应了。无论怎么找也找不到老人,世界在顺利地前进着,爆豪的人生也在踏实地走下去。
在充实的生活中,有时也会忘记自己在寻找什么。
这样一来,如果逐渐觉得无所谓的话,也许寻找就会变得没有意义了。最近他开始有了这样的想法。
但有些不可思议的是,在绿谷出久不存在的世界里,不知为何欧尔麦特也一同消失了。
爆豪当初所期望的是绿谷消失,其中明明完全没有包含欧尔麦特。
然而在这个世界中,两人的存在都被抹去了。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那位老人是怎样的“个性”,但如果假设在绿谷被“个性”影响时欧尔麦特也被卷入这场变故中消失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绿谷与欧尔麦特之间有着无法被斩断的联系,因此欧尔麦特只可能是被卷入那股力量中去了。
爆豪也只能这样去想。

抓住了国际上通缉的罪犯后,爆豪在国内外都受到了表彰,英雄排名也一下子上涨了许多。
今天也是华丽地打败了敌人。驱散围观的群众,沐浴在赞赏声中的爆豪在街上奔跑着。
他刚才接到了来自商业街的举报,说是有孩子被敌人抓住了。因为有孩子做人质,英雄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管他是什么敌人,只要爆破掉就好了。
爆豪赶到了现场,的确是有体型巨大的敌人企图将孩子束缚住趁机逃走。敌人外表看上去就像是由无数肉块堆聚而成的,那个被当成人质的孩子被肉块压迫折磨着,正在不断地挣扎。周围的人只能看到他不断挣扎着的双手,与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的金色头发。
这样密切的拘束给营救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如果贸然大肆攻击,孩子也会被波及到。
但是如果就这样长时间地放着不管,孩子迟早会因窒息而丧命。
爆豪在脑海中模拟出了打败敌人的一系列动作,但就在他准备付诸行动时,人群中冲出一个小小的身影。

爆豪的眼睛蓦地睁大了。

脚下有些不稳地奔跑着,双目含泪的悲伤表情,拼命至极的模样。

蓬乱的草绿色头发,瘦弱的身体,大大的黄色书包。

眼前一名少年正在奔向前方。

“小典!!”

少年向着敌人的方向直直跑去。

“出久!”

被作为人质的孩子对他大喊。

“快逃,出久!!”

出久。

废久。
为什么,你会。

“啊!可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想大概是因为

“你”

“我想要救你!!”
露出了求救的表情。

敌人向绿谷伸出了手。

爆豪猛地一蹬地面冲了出来。

在快要到达绿谷面前时,敌人的手被爆破掉了。

感到恐惧的敌人又接连遭到一波轰炸,四分五裂的肉块飞溅,被当作人质的孩子被拽了出来。
那孩子被放到地面上后不断咳嗽着,绿谷靠在他的身边。爆豪一边用余光注视着他们,一边毫不留情地炸飞了敌人。

周围的人群掌声雷动。赶来的警察将敌人抓捕了起来。
爆豪回过头来看着靠坐在一起的少年们。
“那样很危险,出久。”
“对不起......但是只要小典没事就好了。”
少年露出了非常灿烂的笑容。这是废久不会错,爆豪十分确信地注视着他。绿谷出久是存在的,只是出生年份不同罢了,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着绿谷出久的。
“废......”
似是终于发现了爆豪的视线,绿谷忽然抬起头看着他。令人怀念的绿色圆眼睛中映出了爆豪的模样,他的表情耀眼的不行。
“哇啊啊!爆杀王!是真人啊!啊、谢谢你救了我!!啊啊那个,我、我是你的大粉丝......一直以来都在关注着你的活跃表现,你的‘个性’真的非常厉害啊!!”
“......果然啊。”
我不由自主地嘟嚷着。一模一样,果然这家伙就是废久。英雄阿宅,明明什么都做不了却还要突然跳出来去拯救他人,行为总是不过大脑鲁莽的要命。
爆豪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这个,因为兴奋而脸颊通红,挥动着手臂喋喋不休的绿谷出久。
“啊那个,我非常喜欢英雄,其中你是我最憧憬的对象,你是我心目中的第一!”
第一,绿谷这样说。但绿谷所认为的第一,应该是欧尔麦特不是吗。
是吗,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欧尔麦特啊。
是这样啊。
爆豪忽然间终于意识到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不仅没有绿谷出久,连欧尔麦特也一同消失了,这一直都很不可思议的一点。

让你的愿望实现吧。

在欧尔麦特不存在的世界里,绿谷最憧憬的对象是爆豪胜己。就像他们小时候,爆豪的“个性”才刚出现时一样。真的好厉害呀,小胜超级帅气,与用这些话称赞爆豪的绿谷一样。
爆豪的心跳的很快。绿谷,眼前出现的这个是真正的绿谷。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指尖在微微颤抖。
绿谷他存在着。
“废......”
“喂,出久,我们到那边去吧。”
金发的少年有些无奈地笑着,抓住了正喋喋不休的绿谷的肩膀。他对爆豪带着歉意笑了笑。他比绿谷要健壮的多,是个意志坚强的少年。他把手放在绿谷的肩膀上,仿佛理所当然般的站在绿谷身旁。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我和出久都是你的大粉丝,都渴望能成为像你一样的英雄。”
“......”
从刚才开始就在“出久,出久”的十分亲密地称呼着绿谷的这个少年,爆豪对他没有任何印象。绿谷在上高中之前没有朋友,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行动的。他在这个世界上有好朋友吗?在没有爆豪存在的学校里与他所不知道的朋友一起笑着吗?
“出久,我们走吧。”
少年拉住绿谷的手轻轻一拽。
“嗯。”
绿谷微笑着点头。
他将视线从爆豪身上移开,抬头看着少年。
“喂。”
爆豪忍不住喊住了他,绿谷背对着爆豪回过头来。
废久,是我啊。你难道不明白吗。为什么你会。话语在爆豪脑海中盘旋,但就是无法好好脱口而出,口中只呼出了干涩的气息。
看着一言不发的爆豪,绿谷有些疑惑地歪着头。我想说些什么呢,爆豪搜肠刮肚地拼凑着语句。对于现在的绿谷来说爆豪只是个初次见面的英雄,不能对着他怒吼。那么应该说什么好呢,他该对绿谷说些什么呢。
“......想要成为英雄吗?”
很小声地问了出来,几乎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
绿谷站起身来。他看看身旁的少年,然后又看向爆豪。
“是的。我们想要成为英雄,但是,那个......”
绿谷有些害羞地支支吾吾道。

“我们俩都是‘无个性’呢。”

爆豪睁大了眼睛。
“我们虽然是一起长大的幼驯染,但两人都是‘无个性’......但是啊,绝对会努力的!两个人一起努力,然后一起成为英雄!”
绿谷挺起胸膛说道。明明没有“个性”却想成为英雄的鲁莽的傻瓜,这是爆豪所了解的绿谷。但是那个和绿谷一样同样是“无个性”的少年,却一直紧紧贴在绿谷身边。“无个性”的人数只占世界总人口的两成,幼驯染两人却都是“无个性”,这是何等小的概率。
绿谷嘻嘻笑着。满面笑容的样子和小时候一模一样,明明是“无个性”,脸上却没有露出绝望失落的表情。
有同样是“无个性”,同样以成为英雄为目标,能分享同样心情的幼驯染在身边吗。
少年微微皱了皱眉,用力地握住绿谷的手。看向爆豪的眼神中带着怀疑。
对啊。这个世界的绿谷憧憬着身为英雄的爆豪,就像憧憬着欧尔麦特那样憧憬着爆豪。
只要一句话。如果对他说“成为我的徒弟”,绿谷就一定会松开少年的手来到爆豪身边的吧。一定会让你两眼放光,忘记少年的事情,眼里只有我的。一定会的,绝对会的。
“出久,回去了。”
少年扯着绿谷的手,把他从爆豪身边拉开。
“等一下啦小典。”
被拉着手,绿谷有些踉跄地跟在少年的后面。
爆豪立刻伸出手拉住了绿谷空着的那只手。
被拽住的绿谷停下脚步,少年也一脸不悦地看着爆豪。
说啊。只要说一句话,对他说成为我的弟子,我会让你成为英雄。只要这么说就好了。
那样的话,他就会跟在我身边了吧。
那样的话。

他们牵着的手。

英雄阿宅,“无个性”却想成为英雄的绿谷。
即便是“无个性”却能和幼驯染牵着手,露出笑容的绿谷。

爆豪了解的绿谷与爆豪不了解的绿谷。

说啊。只要一句话,爆豪的愿望就能实现了。
被爆豪抓住的手,五指张开着。
与幼驯染牵着的手,紧紧相握着。
爆豪的愿望究竟是。

“爆杀王?那个,有什么事......”
“你这家伙......”

爆豪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你这家伙......现在,幸福吗?”

原来我有时也会说出意外的话语啊。
我在问什么呢,真是莫名其妙。
绿谷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抓着他另一只手的幼驯染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地歪了歪脑袋。两人对视了一眼。
然后绿谷直直地看向了爆豪,他满面笑容地回答道。
“是的,我很幸福!”
爆豪的手,无力地松开了。

“......是吗?”
“是的!”
“......那就好。”
绿谷的手从爆豪手中滑了下来。
少年保护着绿谷远离了爆豪。憧憬的英雄对初次见面的国中生可疑的态度已足够让人警戒了。他抱着想快点离开的心情拉住了绿谷的手。
这一次,爆豪没再阻止绿谷的离开。
高个子的少年牵着略矮一点的幼驯染的手,两人小跑着离去了。绿谷抬起头不知对他说了些什么,两人都开心地笑了起来。和幼驯染在一起的绿谷,看上去很开朗。
无论从哪里看,他们的关系都很好,一直手牵着手。
他看上去很幸福啊。

爆豪转过身离开了。
爆豪是英雄。被人们称赞着,憧憬着,今后也会作为一个优秀的英雄而不断前进。
他根本没有空闲与“无个性”的国中生多做纠缠。
这样不也很好吗。即使不与绿谷在一起,即使绿谷不在身旁也与爆豪的人生没有关系。
爆豪的人生是幸福的,爆豪的愿望全部都实现了,绿谷是不被需要的。
从今以后,爆豪还会是最优秀的英雄。实现了所有的愿望,拥有完美的、幸福的人生。活跃着,受到他人的赞扬,不断赢得胜利。他会拥有一个贤惠的妻子,生一个有些自大却很优秀的孩子。这是谁都会羡慕的,无忧无虑的,让人无法抱怨的幸福人生。

眼眶有些发热,泪水从脸颊滑落。

爆豪快步走着,一边擦去了落下的眼泪。
笨蛋。你在哭什么。明明没有哭泣的理由。爆豪是幸福的,今后也会一直幸福下去。只要凭着实力一切都可以被抓住,一切都可以得到。

但是。

但是,爆豪已经不再幸福了。
他的幸福已经从手中溜走了。
想要变得幸福,但是绝对不能再得到幸福。
咬紧牙关,眼泪不断地落下。
从今以后不管获得怎样的幸福,爆豪都不会再感到幸福。
无论怎样的幸福都能被得到,但绝对不会幸福,他确信着这一点。
在这个世界里,绿谷一定能一直幸福地活下去吧。
即便是“无个性”。
与拥有同样的遭遇与梦想、关系很好的幼驯染一同去努力追求梦想。
在失去幸福的爆豪看不见的地方,绿谷一定会从不幸中一点点寻找出幸福,然后就这样生活下去吧。

我来让你的愿望实现吧,这样你才能过上幸福的人生。

愿望实现了,的确可以得到幸福。

但是。

这样的人生,我不想要啊。

爆豪睁开了眼睛,一时之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
虽然感觉很熟悉,但很平时不太一样,这个天花板是......

爆豪坐起身来。

这是个很熟悉的房间,他待了三年的房间,本应在毕业时就搬出的房间。

爆豪瞪大眼睛,气势汹汹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哐哐哐!!巨大的声音在清晨安静的宿舍里回响。爆豪一言不发地踹着门板。
从房间里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门喀嚓一声打开了。
“小胜!你一大早地在干什么呢!?都给大家添麻烦了啊!!”
他扯住了飞快跑出来的绿谷两边的脸颊。
实实在在的手感,熟悉的带着傻气的表情,张圆的嘴,含着泪的眼睛,漏风的声音。
“......你这混蛋!”
爆豪用力把绿谷摔在了地板上。

由于早上爆豪在二楼幼驯染宿舍门口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家打出了鼻血,放学后他被留下来写了检讨书。

“啊,你不喜欢那样幸福的人生吗?”

第二天晨跑的时候,从身后传来了苍老的声音。
一位老人站在那里看着爆豪。
“你这家伙......”
“你会回来的原因,是因为比起所希望的幸福的人生,选择了现在的人生。”
老人脸上挂着笑容说明了自己的“个性”。
“简单来说,就是实现梦想的‘个性’,能让你在梦中看见梦想中的幸福人生。如果你喜欢这个梦,梦就会一直持续下去。如果你不喜欢,就会从梦中醒来。”
不过你好像拒绝了这个梦想。
“对不起啊,看来幸福的人生要靠你自己去寻找了。”
留下这样一句话,老人就打算从爆豪跟前离开。
“喂。”
爆豪蹙着眉头喊住了老人。
“我不认为那只是我的梦。”
那个真的只是梦吗。爆豪想了几十次几百次,但无论怎么仔细观察周围,也没有像梦境一样有模糊与不一致的地方,怎么看都是个真实的世界。
那不是梦。虽然没有什么道理,但爆豪就是这样想。那一定是另一个同样存在着的世界。
关于爆豪的问题,老人没有予以回答。
盯着老人的背影,爆豪又转身回到了宿舍。

按照往常的方式去上课,过着与往常一样的生活。绿谷坐在爆豪后面的座位上,不仅总是小声地嘟嚷着什么,还和同学们有说有笑。虽然很生气,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绿谷出久存在的世界啊。
很奇怪的是,再次睁开眼睛之后,有关梦的全部都从爆豪脑中消失了。
虽然在梦中从雄英高中毕业,成为职业英雄这些他还记得,但是接受了什么样的课程、如何去打败敌人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他全部都想不起来了。
这样也好。那种世界的事情没有必要去记住,既然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把有关其他世界的事统统忘记吧。

一天授课结束后,爆豪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突然在眼前出现的景象,让爆豪皱起了眉头。

绿谷站在那里很开心地说着话。在他面前,是朗声大笑着的欧尔麦特。

不是多罕见的事情,绿谷神采奕奕地与欧尔麦特聊天是常有的事。
但不知为何,爆豪突然觉得很生气。
是为什么生气呢。
虽然他经常对绿谷生气,但是今天和往常不同。不仅仅是对绿谷,他对欧尔麦特也感到很生气,这究竟是为什么。
仰望着欧尔麦特露出开心笑容的绿谷,和看着绿谷笑得眯起双眼的欧尔麦特。
爆豪总觉得这样的场景他以前也见过,只是不记得是在哪里见到的。

绿谷幸福地笑着。

爆豪愤怒地向他们走去。
“欸?”
为了不给两人带来困扰,欧尔麦特就先悄悄离开了。
“小胜?”
绿谷瞪圆眼睛抬头看着爆豪。看着他眼中倒映出的自己的模样,爆豪终于忍不住说出了从心底升起的话语。
“我绝对不会让你这家伙幸福的!”

他这么说着,一边翻着白眼用肩膀狠狠撞了一下绿谷。
绿谷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爆豪转过身来,也不看他,气呼呼地继续往宿舍方向走去。
“......现在的,这算什么?”
“......有点像是在求婚。”
虽然听到了同学们的小声议论,但爆豪没有回过头来。

他的嘴角浮现出微笑。就是这样,出久那家伙还是不要幸福的好。
如果能在爆豪不知道的世界里变得幸福,那就在爆豪看得到的地方一直保持不幸好了。

要问为什么。
因为这就是爆豪的幸福。

END

改个梗玩玩
上耳那张图出处不明

今天睡午觉的时候
班主任:月考的事情已经发群里了注意看
我:(垂死病中惊坐起)
我们不是才刚开学吗!

无授权翻译 严禁转载及二次上传
作者: っちょ
p站id:14747560
因为发图数量限制的缘故还有上篇

无授权翻译 严禁转载及二次上传
作者: っちょ
p站id:14747560
因为发图数量限制的缘故还有下篇

这篇算是百fo感谢??
翻译水平糟糕应该出了不少错
拜托各位日语大佬帮忙指点指点
会在周末进行修正的(土下座)

无授权翻译,严禁转载及二次上传
不会日语连蒙带猜+在线翻译器
一个人在家边弄边发出了鹅鹅鹅的笑声
作者: 49 
p站id:3681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