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日知羽

清晨舍不得醒的美梦是你

【胜出】好感百分百

#ooc有#

#返校前的挣扎#

#一个不那么好吃的小甜饼#

#若撞梗会道歉删博#

 

绿谷出久在又一次解决了敌人袭击后,忽然发现眼中的世界变得与往常不大一样。

 

周围的人没有任何异常,只是他们的头上都顶着一个红色的数字,明晃晃的非常显眼,而且数字有大有小各不相同。

 

“这是中了敌人的个性呢。”治愈女郎听了他的描述笑眯眯地答道。

 

“敌人的个性?”

 

“是的。根据从敌人口中逼问出的消息来看是这样的。这次的敌人中有一个个性是‘好感显示’,可以让中个性的人看到别人对自己的好感度。”

 

这是什么残念的个性,这家伙是怎样成为敌人的啊......

 

饶是绿谷也忍不住在内心吐槽了几句。

 

“那么我在绿谷君的眼中,头上的数字是多少呢?”治愈女郎忽然问道。

 

“呃?那么我看看,”他猛地回神,“是......79。”

 

“这样啊,看来我还蛮喜欢绿谷君的嘛。”她呵呵笑道。

 

离开医疗室,绿谷还在回想刚才治愈女郎的话。

 

“我觉得绿谷君这次说不定会因祸得福呢。你身体不舒服,今天早点回家吧。”

 

因祸得福......吗?

 

不会的吧。

 

回到家中,绿谷先安抚好了发射眼泪喷泉的引子,美美地享用了一顿咖喱猪排饭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一路上遇到的陌生人基本上都是个位数,妈妈是88,其他人会是多少呢。60?70?”

 

他阖上眼睛。不知为何,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嚣张跋扈的人的脸。

 

第二天来到学校,刚走到班门口,丽日就急急的冲了过来。

 

“小久!我听说你受伤了......没事吧!”

 

绿谷看着女孩子关切的神情,心中涌起一股暖意。“没事的丽日同学,多亏治愈女郎,我已经基本好了。”顺带在茶色的发顶扫了一眼,是86。

 

“这样吗,小久你要多小心点啊,担心死我了。”她夸张地抚着胸口。

 

绿谷回到座位,“不过绿谷君好像的确经常受伤呢。”蛙吹也凑了过来。

 

“绿谷君!保护好自己是成为一名优秀英雄的先决条件!”

 

哈哈,饭田君......他有些无奈地笑笑。

 

“不错!绿谷你看我就很少受伤。”上鸣摆出一副“我很可靠”的样子,可惜下一秒就被耳郎的耳机抽了。

 

上鸣委屈地摸着脸颊,“真是的干嘛又打我啊......”

 

耳郎看都不看他一眼,“因为你是笨蛋。”

 

“哈?你说什么!”

 

八百万叹了口气,轰在一边静静地喝着牛奶。

 

常暗用黑影将即将扑上去的上鸣提离了地面。“干嘛啦快放我下来!”

 

早晨的班级里嘈杂又和谐。

 

绿谷托腮微笑着看着这一切,班里大家头顶的数字都在75到80之间,比较高的饭田是83,轰是85,丽日86最高。

 

真好啊。我能被大家喜欢着。

 

但如果是那个人呢?

 

绿谷正这么想着,思路就被响亮的开门声打断了,班里安静了一瞬。绿谷条件反射地低下头,不看他也知道是谁来了。

 

切岛向那人打招呼,“哟爆豪!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啊?”

 

“吵死了狗屎头。”是熟悉的张扬的声音,“今天老太婆非要我吃完早饭再出门。”

 

绿谷听着两人的对话,内心犹豫着要不要看。

 

啊他走过来了!绿谷一边祈祷着能上60一边抬起了头。

 

入目先是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向上翘起的眼角,鹅黄色的爆炸头,和一个鲜红色的数字——

 

90。

 

绿谷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角,再睁大眼睛看过去。

 

依旧是90。

 

这敌人的个性真的是“好感显示”而不是“厌恶程度显示”吗??

 

绿谷陷入了迷茫,想再多看一眼,却见那人唇边露出一个冷笑。

 

“你看屁啊,废久。”

 

爆豪没插裤袋的那只手上噼啪作响,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傻兮兮表情的幼驯染。

 

“啊啊小胜!什么事都没有啦!”绿谷慌乱地解释道。

 

爆豪冷哼一声,走到自己位子上动静很大地坐下。

 

到底怎么回事啊?是搞错了吧?

 

这时相泽消太走了进来,绿谷也只能压下满心疑惑专心听课,只是胸口擂鼓般的心跳声怎么也平息不下来。

 

90。比母亲都要高。

 

比任何人都要高的一个数字。

 

这个认知让绿谷的脑袋变得乱糟糟的。

 

爆豪看着前面人通红的耳廓,眯了眯眼睛。

 

接下来的一整天,绿谷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了爆豪。

 

“欸,爆豪。你是不是又和绿谷吵架啦。”吃饭时切岛好奇地问道。

 

“没有,谁知道那白痴在想些什么。”爆豪神情不善地盯着和正和丽日饭田聊天的绿谷,面无表情地吃着超辣的盖浇饭。

 

嘁,又有什么事瞒着我吗。那个废久。

 

放学后,今天正好轮到尾白和绿谷值日。

 

绿谷踩在板凳上擦着黑板,尾白则在一边扫地。

 

似是想到了什么,尾白扫着扫着忽然直起了腰。

 

他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绿谷,我刚想起今天约好和叶隐一块看电影,你能帮我值一下日吗?”

 

绿谷拿着板擦回头,“欸?”

 

“真的很抱歉!下次我帮你值日!”尾白双手合十低下头请求。

 

“啊......没事啦,既然答应了那就没办法啊。”绿谷笑了笑。

 

“那就谢谢你了绿谷!”说完尾白拿起书包就冲了出去,尾巴似乎还在背后晃了晃。

 

绿谷看着尾白的背影,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啊。”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绿谷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幸亏声音的主人及时托了他一把。

 

他刚安下心就听那人继续说道,“你还是那么笨手笨脚啊,废久。”

 

“ka、小胜?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爆豪松开扶在绿谷腰上的手,拿起边上的扫帚扫了起来。

 

“回来拿东西。”他说。

 

“然后顺便帮你值个日。”

 

绿谷看着爆豪的发顶,然后脸红着回头继续擦黑板。

 

小胜真是笨蛋。

 

两人沉默着做完了值日,一起背着书包回家,绿谷落后了爆豪几步。

 

绿谷忍不住抬眼看着面前人的背影。

 

曾经他们俩也一起走在这条小路上,那时关系还没有现在那么糟,至少爆豪看向他的时候脸上是笑着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呢?

 

绿谷又垂下了眼。

 

眼看着他们就要走到分开的路口了,绿谷喊住了爆豪。“小胜!”

 

爆豪侧过身来,手还插在裤袋中。他皱着眉,“啊?”

 

“今天谢谢你!”

 

爆豪沉默了半晌,然后向他走来。

 

绿谷看着面前的爆豪,只见他半蹲下来伸出手。

 

又要被揍了吗......绿谷紧闭上眼睛。

 

等来的却是额头上轻轻的一弹。绿谷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白——痴。”爆豪拖长声音,“只是老子今天心情好罢了。”说完站起来转身就走。

 

徒留绿谷脸通红地站在原地。

 

这算什么?太犯规了吧!!

 

而且他好像还看见小胜头上的数字......变成了91?

 

当天晚上绿谷失眠了。第二天,轰看了他一眼,“你还好吗绿谷?”

 

“哈哈,没事没事。”绿谷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打着哈哈。周围的人都是怀疑的表情,这是没事的样子吗?

 

“今天要模拟战斗,小久要打起精神来啊。”丽日担忧地看着绿谷。

 

“模拟战斗的分组,......爆豪和绿谷。”相泽消太在讲台上宣布。

 

“欸欸欸——”大家都惊讶不已。

 

“闭嘴给我服从安排,就是这样。”

 

真的行吗那两人......大家都担心地看着两人,却见绿谷还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注意刚才老师说了什么,而爆豪一脸不爽的样子。

 

祝绿谷好运吧。

 

“为什么老子要和你一组啊?”爆豪一边不断轰炸一边大吼。

 

而绿谷在他边上一拳砸飞了一个假想敌,他左手用力攥着右手手腕,“我也没办法,这是老师安排的啊小胜。”

 

“嘁。”

 

绿谷无奈地笑笑,眼角余光却看到了一个小型假想敌向爆豪背后攻来。

 

“小胜!”他想都不想,把爆豪扑到了一边。

 

“疼疼疼......”绿谷摸着头。“你干什么啊白痴!”爆豪朝他大吼。

 

“对不起啦小胜。”绿谷说完,忽然发现他们现在的姿势特别亲密,脸上一红。

 

“给老子滚开。”

 

“噢噢。”绿谷起身,看着离去的爆豪他突然脑子一热拉住了他的胳膊。

 

“你又想干什......”声音淹没在了唇舌中。爆豪的眼睛蓦地睁大。

 

“我、我喜欢小胜!可以和我交往吗!”绿谷墨绿色的双眸紧张地看着爆豪。

 

在场所有人听了这话都难以置信地回头看着这位勇士,几乎都预见到了绿谷下一刻被炸飞天际的身影。

 

可是——

 

爆豪定定地看了他几秒,然后扶着绿谷的后脑勺来了一记深吻。

 

嘶。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你他妈顾好你自己那边就行了,老子不用你来救。”

 

“还有,”爆豪满意地看着绿谷通红的脸颊,“这才叫亲吻,白痴废久。”

 

然后,绿谷看见爆豪头上的数字急速增长了起来,最后停了下来。

 

那是个大大的100。

END

写完发现通篇都是对话orz

感觉我写的绿谷好少女啊

私心加了好多喜欢的bgcp,嘿嘿

评论(1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