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日知羽

清晨舍不得醒的美梦是你

【SK】猕猴桃

弟弟的钢琴老师有双好看的手。


二宫和也盘着腿陷在沙发里,面无表情地摁着掌机。他偶尔抬眼,一旁的老师正手把手地教二宫弟弟弹钢琴,小朋友大概是弹错了好几处,不甘心地鼓起了包子脸,老师揉揉他柔软的发顶,耐心地握着小手放到正确的键位上。


老师的手白皙修长,指骨分明,搭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更衬得莹白如玉,仿佛是雕塑家刀削斧凿出的艺术品,二宫弟弟的小手在他掌心里就是块绵软好捏的小面团子。


这么好看的手,除了弹钢琴,做其他的事一定也很赏心悦目,二宫想。


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炙热,钢琴老师在弹琴间隙抬头看向他笑了笑,眼角弯弯像一尾游鱼。二宫先生,二宫看到他用口型说。


二宫没有说话,略点下头又靠回到沙发上,继续打游戏,只是手上操作有些乱了。


他没再去看他们。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课程结束了。钢琴老师站起身来:“二宫先生,告辞了。”二宫这才反应过来时间已经到了,看着时钟如梦初醒。


再看一眼还站着的人,他正微笑着注视二宫。


二宫别开眼。“......辛苦了,大野老师。”


大野走后管家领着小朋友去洗澡。他很乖,也很爱香香,每次洗澡都会洗很久。二宫则直接回了房间躺在床上,拉高被子蒙住头,鼻端都是自己呼出的热气。


他在黑暗中睁着眼。不敢闭,一闭眼前就会浮现出钢琴老师的手,那双漂亮的手。


想让那双手放到别的地方......


二宫呜咽了一声,身体蜷缩的更紧,本就瘦弱的身子只在诺大床面上占据小小的一团位置。躺在这片浓郁的挥不开的黑暗中,心脏像一颗腐烂流汁的猕猴桃。他喘着气把手往下探去,近乎狼狈地自我解救,耳边仿佛还听到了那个人在用好听的声音喊他二宫先生,虽然二宫清楚地明白他不在这里。


“老师......大野老师......”二宫轻声喊着。


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管家向二宫介绍大野:“这是老爷给润少爷请的钢琴老师。”大野也是像今天这样带着微笑鞠了一躬,西装革履的样子几乎让二宫乱了心跳。


他想,我要和这个人坠入深渊。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