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日知羽

最喜欢他💙

【SK】猕猴桃2

东京的雨夜,一切都被裹上了朦胧的水汽。


门铃响了,一个男人拎着个塑料袋走了进来,门外的雨声随着他开门的动作陡然变大。他站在踏脚垫上剁了两下,把还滴着水的长柄雨伞挂在了门边专门放伞的位置。二宫看着他酒都忘了喝,端着杯子微微倾斜,酒液浸湿了唇,杯壁上留下半个浅浅的痕迹。


二宫没想到,自己竟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遇上大野智。大野显然是刚从大雨中披荆斩棘而来,鞋面溅上了点点泥水,裤脚和上臂也被打湿了部分,一小绺前发贴在了额角。他皱着眉低头把袖口往上翻,露出一截结实的小臂。


简直性感得要命。


这时大野忽然抬起了头,二宫来不及移开视线,和他撞了个正着。看到他大野一下子舒展开了眉眼。“好巧啊,二宫先生。”他捞起刚才顺手放在脚边的袋子放在吧台上,自然地靠在二宫旁边坐下点了杯酒。


大野的气息近在咫尺,二宫不由得缩起了肩膀,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一点。他低低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眼角余光往桌上瞟了一眼,半透明的购物袋上印着超市的logo,里面装着......四颗土豆。


没有别的东西,只有土豆。


到酒吧来带着土豆?二宫犹豫了一下,没有问出口。


“二宫先生是第一次来这里吗?”大野接过服务生递来的酒杯,一边指指二宫的手边,“还在附近的烘焙店买了蛋糕。”二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透明盒子里面装了一小块蒙布朗。


“你说这个吗,”二宫提起盒子歪头看了眼,“是啊,给小润带的,他喜欢吃这个。我买完蛋糕正好看到这间酒吧,就进来喝一杯。”说起弟弟时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笑意。


大野点点头。“我经常来这里,人少安静,离家也近,每次和润君的课程结束后我都会来喝一杯。”他叹了口气,“好可惜,本来还以为二宫先生会和我一样喜欢甜品的。”说着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真羡慕润君,有个这么好的哥哥。”他フフ地笑。


接着他们谁都没再开口,沉默地并肩喝着酒。酒吧里人本就不多,安静的连杯子的碰撞声都听得清。他们两个大男人一言不发地喝着酒,一个拎着土豆一个带着蛋糕,怎么看怎么怪异。酒吧的背景音乐是个暗哑的女声,歌词里翻来覆去地诉说着对暗恋对象的爱意。二宫感觉耳朵有些热。


“对了。”大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放在桌上推过去。“周末我的一个朋友有场钢琴演奏会,二宫先生有没有空去听一听?地方离这不远。”


二宫拿起票看了一眼,大野的朋友是个小有名气的钢琴家。二宫说实话有点儿懵,不明白大野为什么突然作出邀请。但他还是收起了票,很诚恳地道谢。


大野没说话,冲着他眯眼笑了笑。过了半晌他拎起桌上那袋突兀到扎眼的土豆,“那到时再见。”大野站起身,走到门口又回过头向二宫挥手。


二宫顿了下,也向他挥挥手。


门扉开合,铃声在大野身后响起。


这天二宫回去之后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被装在某个容器里摇来摆去,颠簸程度堪比乘船出海。好不容易停下来后才发现自己变成了大野智袋子里的一颗土豆,随大野回了他家。


大野打开袋子一颗颗地把土豆拿出来,眼看着他的手离自己越来越近,二宫屏住了呼吸。


忽然另一只手横伸过来制止了他。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二宫的弟弟小润。他板着小脸,十分严肃的样子。以二宫现在的视角,可以看清他唇上的小痣。


“怎么了润君?不喜欢吃土豆泥吗?”


“老师,你看看清楚。”二宫听到弟弟用小奶音一字一顿地说。


“这不是土豆。”


“这明明是颗猕猴桃。”


二宫睁开眼,窗外的雨依旧下得肆意。


像是要把城市淹没。


评论

热度(27)